一朵半死不活的石榴花。
XJB点推荐癌患者,关注请慎重。
3 5

[一个乱七八糟的短打。充满了巨大的脑补和OOC。我觉得应该看不出来我写的是什么,看出来的也请不要说出来哦☆]
——————————————
他一时怔住。
面前的男人低下头去,叉起了他面前的那块巧克力蛋糕。他听见金灿灿的叉子粗鲁地划过色泽同样耀眼的盘底,对方的动作间是全然的随意与傲慢,似乎毫不顾忌——甚至是毫不在意要去保持与他们彼此身份相称的风度。
但他甚至无需保持那虚伪的风度。哪怕是他还没有攀登至权力与财富的顶峰之时,他就从不曾在意过他人的目光,而如今他就能眨眼间将他眼中无谓的生命化作齑粉,而后坐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津津有味地品尝一块巧克力蛋糕。
而另一块蛋糕就放在他的盘子里。可可的甜软香气缭绕在鼻尖,是刚刚出炉的新鲜热度,手中镀金的刀叉泛着尖锐的冰冷,沿着他的手指扼住了他的喉咙。
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沉默持续得太久,对面的男人已经神色疑惑地抬头看了过来,碧色的眼眸在灯光的阴影里晦暗不清,织就一张风雨欲来的网落在他身上。
他将那些炮火与悲鸣声掩去,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静。他所背负的一切不许他流露出多余的悲悯,哪怕那是人类心中不可遏制的共鸣。
盘中巧克力蛋糕的热气迅速地散去了。

评论(5)
热度(3)
© Pomogr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