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半死不活的石榴花。
XJB点推荐癌患者,关注请慎重。
481 12

【破云|严峫x江停】婚礼Play(R18)

[一个If线的肉。从淮妞番外写婚礼就开始蠢蠢欲动的脑洞,仍然被我拖延了一个星期……正好可以当做一个二百粉的感谢了,装作一切都在我计算之中的样子(停)]

[这年头找个停车场好难啊QAQ要是失效了请评论告诉我哦~]

[有各种放飞自我的Play,有很可能大量的OOC,严峫和江停属于淮上太太,OOC属于我。欢迎批评和合理讨论,祝食用愉快~]

————————————

江停在相当程度上是个并不挑剔的人。

拜那些太过残酷的过往所赐,江教授对细节的观察力堪称敏锐,却并不会对自己的周遭环境吹毛求疵。这也就使得他虽然总是能够耐心良好地纵容严峫的某些直男思维(除了进门不洗脚),却永远体会不到严支队长下一秒会突然作什么妖。

——因此,当江停穿着那身结婚专用的白色制服被严峫重新拉进新娘休息室里时,心底满是啼笑皆非的无奈感。

他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间的夜空,半握着严峫的小臂,再一次努力试图说服他:“其实我出来的时候真的看见了,你穿着那一身黑色西服站在吕局旁边,又好看又有型……”

“是吗?”

严峫正就着休息室里的镜子整领结,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休息室的灯光映在他侧脸上,勾出他锋利眉骨的轮廓:“那你看到上午我的裤子是哪边被勾到线了吗?”

江停:“……”

“我就知道。”严峫一挑眉笑了起来。他五官深邃英俊,当他露出这种戏谑却温柔的笑意时,几乎所有人都会沦陷在他的注视里。只是他再一开口,就满是嚣张到欠揍的调调:“虽然你老公我是建宁第一帅这一点并不会因为外力的因素而改变,但是我可是专门找了舞台上光线最适宜的位置,让你能推开门走出来,第一眼就看到我在阳光下艳压群芳的英姿,要不是那条该死的裤子……你笑什么?!”

江停立刻压平了嘴角,目光无辜地回视。

严峫满脸怀疑地看了他好几眼,这才转回去继续整理衬衫衣领:“……偏偏你出来的时候还捂着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笑,笑也就算了还不看我……婚礼这种重要的程序,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不听我的挂红辣椒也就算了,走花路这么重要的程序你居然不深情注视你老公我,果然不该叫那群混账过来,一天到晚净给我添乱……”

江停终于找到了打断他的机会:“说起来吕局他们人呢?”

“一大帮子人去沙滩上开篝火晚会吃海鲜去了。”严峫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还跟我讲说是去搞团建,他们租烧烤架的钱都是老子付的,有本事一边吃一边唱十送红军啊?!”

“杨媚和韩小梅也在?”

“可不是,现在韩小梅那丫头看见杨媚比看见我都亲,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女大不中留……”

江停已经懒得纠正他这番颠倒黑白了:“那阿姨和叔叔……?”

“他俩天刚黑就没影了。”严峫摆了摆手,“肯定是又跑哪儿黏糊去了,不用操心他俩,你刚嫁过来还不了解咱家情况,回头我跟你慢慢说哈。”

“……”江停耳根有点发热,轻咳了一声:“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都快十点了……”

“所以我们速战速决嘛,走个花路咱们就回去洞房。”严峫终于把袖口的褶皱也拧平了,满意回身快速亲了口他唇瓣,“你就在这里等五分钟……三分钟!时间一到出来就行,听到了没?”

江停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严峫风一般地卷了出去。他回过身下意识地想找个椅子坐下,却又在看到自己身上的白色西服时一顿。

——还是算了,弄皱了怎么办。

江停左右看了看,选择了在半扇雕花玻璃窗前站定,他保持着身体微侧的姿势,一抬头就能看到房间里的钟表,转头望向了外间的夜空。

婚礼现场虽然是露天的,配套的休息室却毫不含糊,欧式巴洛克风格把精致繁复的雕刻铺了满眼,枝式吊灯在头顶洒下暖黄的光芒。

窗外是温柔流淌的夜色,白日的热闹欢腾如潮水般褪去,而江停在此处,等一个属于他和严峫两个人的婚礼。

-

秒针旋转过三圈,江停对着镜子检查过一遍周身,准时推门而出。

漫天繁星自头顶倾泻而下,直至天际。花路两侧的花台上亮着浅紫色的装饰灯,在他面前铺开一条浮着紫色雾霭的花路。拱形花门上的红色彩灯与娇艳的玫瑰相互呼应,在夜色中盛出一片瑰丽颜色。

严峫则站立在花型拱门之下,合身剪裁的西装衬得他身姿挺拔高大,精心打理过的发型在夜风中纹丝不动,英俊面庞带着温柔而笃定的笑意,朝江停伸出手。

“江停。”他说,“来我这里。”

周遭没有了欢乐喧闹的人群,也没有了耀眼的闪光灯,只余下喷泉流水叮咚,树叶轻轻摇晃。江停却微笑起来,在星空与夜风的注视下走下台阶,一步步踏过重新铺整过的花路,走到严峫面前,搭上了他伸出的手。

二人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严峫握紧了江停的手,二人并肩走完了剩下的花路,站到了舞台的中心。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明亮,花台上只有边缘的几盏照明用小灯在闪烁着,其余地方几乎是一片黑暗。严峫摸了摸鼻子低声跟江停解释:“我忘记跟工作人员说舞台上也要照明了,他们就只弄了花路上的,我又让他们安完灯就不需要再过来了,现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人……”

“没关系。”

江停的笑意从刚开始就没消失过,他侧头注视着严峫,目光清亮如同星辰:“这样很好,我很喜欢。”

严峫略微松了口气,刚要顺势煽情几句,就听江停续道:“不过这里一看就是你布置的,毕竟除了你也没人会用红配紫。”

“?!”

严峫作势一捋袖子就要去挠他痒痒:“哟呵,胆子大了,刚结婚就开始嫌弃老公了……别跑!”

江停在关键关头爆发出了惊人的反应力,堪称敏捷地扭身窜出去好几步,还没来得及下台就被严峫从背后捞住腰抱了回来,挣扎片刻就被直接堵到了台上的小圆桌上,只能一边躲闪严峫的魔爪一边笑着讨饶:“不嫌弃不嫌弃,你最厉害了……你不是说要再走一遍婚礼流程吗?背结婚誓词还是算了,要不咱俩把戒指脱下来再交换一遍?”

“戒指哪儿能说摘就摘,多不吉利。”严峫把江停困在他和圆桌之间,距离极近地盯着他的眼睛:“先来亲一个?”

“严峫你别——唔!”

江停的尾音消失在严峫不由分说的亲吻里。

-

后文的车

-

杨媚、韩小梅和马翔走进宾馆大厅时,马翔手里还举着一竿子烤肉,撒着孜然烤到焦黄流油,愣是没堵上他的嘴:“你是没看见那姓……方队扭扭捏捏过来的那个表情,虽然这事儿也不能怪他,但是我们队好歹也是背了这么多年的黑锅,尤其是严哥,整天被他训得跟小媳妇一样——严,严哥?!”

正头挨头挑照片准备发朋友圈的韩小梅和杨媚刷地回头,顺着马翔震惊的目光看向了大堂咖啡厅里的沙发——只穿着件衬衣半挽起衣袖,端坐在那边的赫然正是今天结婚的新郎本人,此时正半抬起头,目光森然地注视着他们。

韩小梅一个哆嗦,猛地站直了喊了一声严队,马翔一串烤肉举在半空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有杨媚面对严峫的威压毫无惧色,往前走了两步才想起来今天只穿了沙滩人字拖没穿高跟鞋,当即若无其事地站定,冲着他一抬下巴:“怎么,你这是惹到江哥生气,被赶出来了?”

严峫闻言嘴角就是一抽,森然道:“你江哥对我满意得很,他心疼我今天太累了,正在卧室里给我暖床……让我等会儿再上去。”

杨媚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音里隐约的气急败坏,小雷达biu地一亮,正要趾高气昂地讽刺一番,就听到不远处的电梯叮地一响,江停的声音随之而来:“杨媚?你们回来了?”

杨媚气势汹汹的势头瞬间一萎,马翔双眼一亮,欢欣雀跃的语气根本压不住他那颗八卦之心:“江哥,听严队说你在给他暖床?”

走过来的江停身上换了一件长袖宽领的薄毛衣,显然是刚洗过澡,发梢还隐约沾着湿气,闻言就是一挑眉,意有所指地看了严峫一眼。

严峫早就在看见江停的时候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闻言一侧头威严道:“怎么说话呢,你江哥身子弱,怎么能让他睡冷被窝……服务员!给我们房间再加一床被子!”

马翔偷偷一吐舌头,背过身去埋头啃肉串,杨媚还没来得及控诉严峫的不要脸,就听到江停轻咳一声:“我也没那么怕冷……行了,都快点回去吧。严峫,过来睡觉。”

严峫求之不得,揽着江停就往电梯走:“都听见没有,散了散了!”紧跟着凑到江停耳边低声:“媳妇,你不生我气了?”

江停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闻言瞥了眼他:“凑活过呗,还能离怎么的?”

“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江队。”严峫自知理亏,深刻检讨,“今天拉着你去外面嗨是我不对,下次保证提前跟你打好报告,取得组织批准……”

“……”江停轻咳一声,逃避般地快步走向了电梯。严峫紧跟而上,二人打打闹闹,缠缠绵绵地消失在了合拢的电梯门内。

马翔和韩小梅对这对秀恩爱的已经见怪不怪,打完招呼各自回屋睡觉。杨媚还沉浸在自己的大白菜被姓严的死基佬拱了的悲愤中,是以谁都没有发现江停后颈上那一块暧昧的红印,和严峫半敞衣领下的抓痕。

——要不然的话,严队回家可能就没有跪搓衣板那么简单了呢。


-终。-

评论(12)
热度(481)
© Pomogr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