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半死不活的石榴花。
XJB点推荐癌患者,关注请慎重。
72 2

【弹丸论破2|神/日七】你向着未来的光芒展露微笑

[弹丸论破2同人,神座出流/日向创x七海千秋。时间线在二代结局后未来篇之前,希望不要被动画打脸……]
[因为不会日语所以只补了游戏实况,被日七这一对萌出血,但是总觉得写不出这对的萌点之万一。心痛。]
[梗来自于在网上看到过的一个故事,不过来源已经不记得了_(:з」∠)_总之侵删。]
[第一次不知道怎么打TAG,如果有不妥请告知。]
[祝食用愉快w]
——————————————————————
“……总之,相应的生活物资已经送到,有什么情况和需求的话,请及时和我们联络。”
显示器上银紫发色的少女话语凝练果决,表情淡漠地直视屏幕前的观看者,哪怕只是提前录制好保存在播放器中毫无生命力的视频,那样的目光似乎也能隔着电波讯号透彻人心。她胸前“未来”字样的银色徽章在光影之中显得灰暗而毫不起眼,不细看的话反倒像是一块和那套笔挺修身的西装制服不相称的污渍。
屏幕前的神座侧过头,扫了一眼旁侧成箱垒放的物品,大部分连封条都还没来得及拆开,就这样堆放在了被临时作为仓库使用的餐厅一楼大厅里,搞得原本宽敞的大厅一瞬间拥挤杂乱了起来。
在那样一场堪称惊心动魄的杀戮游戏之后,幸存下来的人们沉默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留下。索尼娅大多数时间在图书馆里阅读各国书籍,左右田经常泡在左近的飞机场或是电器街,九头龙开始一板一眼地学习剑道,终里则是会在各个地方做肌肉训练,但跟着电子二大的声音总能找到她——那是左右田花了三天时间复制出来的,哪怕组成它的都只是从废弃的机械上拆下来的老旧零件,也需要经常上发条才能准确报时,但终里收到它时还是很开心。
每个人都默契地不去提之前的事情——无论是游戏里发生的那一切,还是好像已经相当久远的绝望和已经更为久远的希望。
自称未来机关的那几个人留下的时间不算长,确认了他们的状态之后就匆忙离开了贾巴沃克岛。线索零碎且片段,但不妨碍神座推断他们现如今的处境。即便情形如此紧迫,在未来机关的那些人离开几天之后,留在岛上的人就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
如那位超高校级的侦探在视频中所阐明的那样,和生活物资一起运送来的,是其他人在来到贾巴沃克岛之前所拥有的,侥幸尚未在绝望的席卷中被破坏的一些个人物品——包括如今仍然沉睡在游戏仓里的那些人。东西并不算多,每个人都只有小小的一包,但已经让他们在各自的房间里几乎呆了整整一天。
既然是未来机关的那些人费心挑选出来的,那些自过去中重现的物品所链接的记忆,大约也是与希望而非绝望相关——神座并不怀疑这点。他们费心费力地把他们从过去中拯救出来,自然不会再放任他们坠入无法救赎的绝望。
而神座则是岛上五人中唯一没有收到“礼物”的人。
神座知晓未来机关对于自己的存在早就有所觉察,无论是作为“神座出流”还是“日向创”的相关资料及物品应该都已经被置于未来机关的严密监控之下,对于已经开始被未来机关怀疑的那几人而言,恐怕尚且不足以接触到那些——所以没有收到神座出流,或者说日向创的个人物品,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视频播放完毕,屏幕暗了下来。神座把显示器放回到大厅的茶几上,视线漫无目的般地掠过层层堆叠的纸箱,倏忽间定格在一个不起眼的黑暗角落。
在灯光的阴影里躺着一个小小的纸箱,是和其他物资箱明显不同的外观,如果没有足够敏锐的观察力,就是相当隐蔽的存在。神座绕过垒成高墙的物资箱,弯下腰去把它抱在手里打量。箱子很轻,摇晃时听不到什么响动。神座翻过箱子的正面,借着灯光看清楚了上面所贴的标签。
——七海千秋。

神座坐在沙发上拆开了货运箱,不出所料地,在用作缓冲物的塑料泡沫里躺着一台粉红色的游戏机。神座把它从箱子里拎出来,捏在手间仔细打量。从两旁操作按钮的磨损程度来看,已经被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但塑料外壳依旧光洁完好,显示屏幕也干净如新,足见主人对它的爱惜。
神座按下电源键,屏幕顺从地亮了起来。电量显示是满格——
未来机关的那群家伙,居然连这种细节都考虑到了吗。
兼具了超高校级的游戏才能,熟悉这样的游戏机并不需要花上太长时间。神座浏览着游戏选择界面,随手点进了一个名为“星际”的游戏。
这款游戏本身是经典或者说老旧的平面战机射击类型,画面是普通的像素风,玩家需要操纵战机躲避大大小小的星球陨石,同时击毁来犯的敌方战机,以前进距离统计分数。神座率先上手玩了一盘,就打开了游戏的菜单界面准备调整难度,设置项目一条条划过,静止在了最末端的一个特殊设置。
【显示最高记录      OFF/ON】
神座盯着那一项设置,血红的瞳孔中看不出情绪波动,只是动手把它调成了ON。
再回到游戏界面时,他的战机旁出现了另一辆白色的战机虚影,随着游戏的开始,和他所操纵的战机以同样的速度向上飞去。
这就是这款游戏保存在数据中的最高纪录。由七海操作着这架白色战机所创造的记录。
不是游戏中数据代码所组建而成的AI,而是那个真正的活生生的,喜欢玩游戏的七海千秋。
神座垂下眼眸,看着屏幕上并排前行的两架战机一起穿梭在陨石与敌机的火力之中,飞行的轨迹忽而交叠忽而分离,让人生出一种默契合作的错觉。只是看着那架白色的战机,就能描摹出它的主人手握游戏机的模样。微卷的碎发悬在她颊侧,有时会戴着有着一双猫耳连衣帽有时则不会,嘴角微微抿起,手指灵活地跃动在按钮上,目光却极其深邃而专注地盯着屏幕——
像是凝望着希望一样。

既然拥有能够被称为超高校级的游戏才能,对于游戏的操作就变得相当轻松。几个小时下来,神座自己的分数就已经迫近了最高记录。在最近一次的追逐中,他甚至已经看见了那架白色的战机撞毁在陨石上的影像——虽然他紧跟着就被敌方战机击毁,但距离那个最高记录也不过寸步之遥。
寸步之遥……吗……?
神座看着屏幕上大写加粗的“YOU DIED”,选择指针悬停在“ONCE AGAIN”上,却久久没有动作。
如果刷新了最高记录的话……那架白色的战机就会消失吧?
就好像在游戏中被处刑的七海那样——
就再也,见不到了。

刚从游戏中醒来的时候,神座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究竟是已经被彻底消灭人格的“日向创”,还是被所有来自于他人的超高校级能力所填充,连名字也移植自学园创始人的“神座出流”,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无解的问题。他仍旧以神座出流之名掌握着全部超高校级的能力,但他被同伴们照旧以“日向君”称呼,却生不出半分想要纠正他们称呼的意愿。
那些往日看来灰败而无趣至极的存在,如今也变得生动起来。就像是平淡无奇的透明日光透过三棱镜,化作一道七彩的虹。
那是令希望与绝望都黯然褪去的颜色。
——那是名为“未来”的颜色。

神座再一次看向了游戏屏幕。
不会因为现有的东西而止步不前,而是追逐着不可知晓的远方——无论是绝望还是希望,背负着它前行的方向,就总能看见最绚烂的光芒。
这就是……你所凝望的未来吗?
神座沉默着挪动手指,在“ONCE AGAIN”的选项上按下了确认。
白色战机再度启航。两架战机在星空中交错前行,炮火和陨石覆盖满整个宇宙。最顶端的分数飞快地滚动上升,神座敛了眼眸,觉察到有着微卷短发的少女温柔注视的目光和微笑。
白色战机的虚影翻滚躲过一轮炮火,终于闪避不及地撞上了迎面飞来的陨石,化作一团灼目的火花。不过倏忽之间,另一架战机就越过了白色战机的虚影,将那片爆炸抛在了身后。前方是全新的风景与挑战,神座看着顶端闪现的“NEW SCORE”的提示,合拢了双目。
如果那是你所期望的,我就把它创造出来给你看——
那样或许比全部的绝望和希望都要沉重的,背负着你的希冀,和你一起到达的未来。

“喂,日向——”
大厅的门伴随着呼唤被从外推开,九头龙站在门口,踮着脚往里张望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被补给箱子几乎彻底遮掩身形的神座,“原来你在这里——快到餐厅集合,未来机关的那几个家伙传来了紧急讯息,似乎出什么事了啊。”
神座敛了双目,把游戏机关掉后仔细收好,缓慢地撑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是那些励志与“绝望”对抗的,无聊透顶的人吗?
脑海中复又浮现少女恬静的微笑,神座眼底血红的戾气略微消散,一言不发地踏出了大厅,和九头龙并肩走向远方。
天空溢满了如绝望之眼一般的血红色,云团重叠着沉默地凝滞在空中,像是一场风暴即将降临世界——
那是绝望的人们与希望的人们终将共同走向的,无可预知却终将抵达的未来。

-END.-

评论(2)
热度(72)
  1. 日七/神七主页Pomogrower 转载了此文字
© Pomogrow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