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半死不活的石榴花。
XJB点推荐癌患者,关注请慎重。
211 25

【梦间集|屠倚】桃花酿

[CP:屠龙刀x倚天剑。纪念梦间集公测结束(五天之后)的短打。这次测试被基友安利入的坑,结果被彻底吸引不能自拔,尤其是倚天剑和屠龙刀这对至尊组简直戳爆我各种方向的萌点,于是开个脑洞表达一下心情。]
[好久不写半文半白了,很有可能读起来很奇怪,请多担待。]
[完全按自己理解写的屠倚,剧情捏造有,OOC有,原著人物有提及,欢迎和谐交流讨论~]
[感谢评论区姑娘提醒,倚天似乎有不饮酒的设定,由于我没戳出这句语音所以文中有饮酒剧情,有介意的姑娘请注意避雷www]
[以上,祝食用愉快w]
————————————————
屠龙提着两坛桃花酿折返时,正见倚天立于潭岸青石旁负手远眺。此间潭水集冰火两脉,互激而生雾,水云袅袅沾染倚天雪色袖口袍角,更衬出他仪端清雅,不似尘寰,彷如抬袖提步间便可飘然远去,羽化成仙一般。

此情此景若要放在数十年前,屠龙还对倚天百般瞧不上眼的那时,无论如何也要纵声讽笑一二。他二人本是同源共生,偏偏性情可谓天差地别。屠龙性烈好战,志在胜遍天下强者,最喜肆意谈笑,纵横江湖的无上风光;而倚天专注于修剑寻道,虽战力亦卓然世间,却终究不似屠龙那般威震武林。屠龙素来行事自在潇洒,只道倚天身为绝世利器,凡出鞘必见血方还,却偏要摆出一副清净淡泊模样,矫情得紧。再加上他彼时自有一番锋锐傲气,也有心和与自己齐名的倚天一较高下,便每每以比武切磋之名寻他打架。倚天虽然一向沉心领悟剑术,但有时被屠龙缠得紧了,也不惮与他好好打上一场。

“还不过来,愣着作甚。”

屠龙自往事间蓦然回神,正瞧见倚天回身望来,双目清澈平和,如一弯寒潭波澜不起。

时光荏苒,人已非故。

屠龙极快地一眨眼,朗声道:“美景当前,少不得流连一二。”脚下却不再驻足,上前将酒坛置于青石之上,自个儿便一撩袍袖坐了下来,大红袍袖随他动作染了满地似火灼灼,端地是惬意得紧。

倚天席地端坐,目光从酒坛移到他面上:“此地无人居住,这酒酿是从何处得来?”

屠龙张嘴欲答,忽地收住语声,抱臂睨他:“你素来自诩谋略过人,算无遗策,何不猜一猜我这美酒来处?”

倚天扬眉:“我若猜中,你当如何?”

屠龙闻言倒是一怔。他只不过随口打趣,自己并未上心,却不料倚天问得如此认真,一时竟有些踌躇,只得反问:“你想要什么?金银剑玉我倒是不缺,若是武功秘籍,怕是取来要费些功夫。”

倚天摇了摇头:“身外之物,于我无用。”他沉思片刻,叹气道:“罢了,再议不迟。”

屠龙嘿了一声,只见单手提起一只酒坛凝目打量。那酒坛以陶土所制,黑沉笨重,落在倚天手里却轻盈如盏,平添几分清雅。屠龙随手开了另一坛上泥封,于桃花浓烈香气中就坛仰头喝上一口,目光却始终不离倚天,见他不过片刻便露了笃定神情,提着酒坛便问:“如何?”

“坛内桃花清气极盛,果然好酒。”倚天颔首赞许,“我此前行来,只见岛南处山脚有一片桃花林,灼灼其华,其香亦清,堪为盛景。”

屠龙眼中现了一分趣色,就听倚天续道:“只这酒却非取于桃花林处。此坛触手生寒,冰雪不化,想必曾深埋于寒冰雪川之下,且非时日久长不可得。你此去取酒,来回不过一炷香功夫,埋藏之地距此处不远。这般纵目望去,不过西处那座浩然雪山,可解此桃花佳酿。”

屠龙扬声朗笑,长臂捞起倚天面前酒坛,亲手替他开了酒封:“不错,不曾冤枉了这一坛好酒!”

倚天接过对方手中酒坛,二人相视而笑,各自饮酒,竟是难得默契和睦。

若是深知他二人性情的玄铁在侧,怕是要啧啧称奇一番。随着二人功力日渐精进,各择前路,屠龙凭刀斩妖,游历江湖,倚天则长年隐居峨眉山中,除去诛杀妖孽鲜有出世,二人相遇机会便愈发稀少,每次见面时,屠龙仍会时不时寻倚天一战,倚天则大多出言反衅,二人真正大打出手的时候反而少上许多。但似这般相安无事对坐小酌,可是再难得不过。

坛中美酒将尽,倚天忽道:“这酒已经放置许久,寒意竟仍缭绕不散,莫非沉寂冰雪下时年颇久?”

屠龙提坛之手微顿。倚天看他一眼,奇道:“此间竟有其他缘故?”如何露出这般凝肃表情?

屠龙长叹口气,却也不欲瞒他:“此酒……本是居住此岛上一对夫妻与其义兄所酿。后那对夫妻因故折返东土,临行前将此酒埋于冰川之下,与义兄约定,三人于此重聚之日,便开坛为祝。”

倚天回想起此前隐约听闻,神色微动。屠龙自顾自饮一口酒,缓声道:“那夫妻回到东土之后……便先后殒命。他那义兄虽双目已盲,却终究得以回返东土,终老彼乡。只那两坛桃花酿,便就此藏于这冰火岛寒川之下,直至今日。”

倚天缓声道:“这酒竟有如此来历。”

屠龙知晓他心中顾忌,摆了摆手:“无需多想。斯人已逝,身后皆是死物,留着伤春悲秋才是浪费。今日你来寻我,这酒也算不辜负它静候那数十年时光。”

倚天沉默片刻,低声道:“故人已矣,莫要太过伤怀。”

屠龙提坛的手一顿,颇有种隐秘心事被看穿的感觉,又恼恨这厮安慰人都如此直来直去不留情面,待要反驳又自觉矫情,只得干巴巴道:“你竟会出言宽慰我,莫不是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倚天扬眉:“若是这般想听,你败于我剑下之时,我当不吝宽慰于你。”

屠龙嘿然一笑,却也知晓他是故意岔开话题,心中郁结倒是散去不少。他仰头喝下一口桃花酿,只觉清冽至极,连带着心口一处也热辣起来。

……

待到日暮之时,倚天起身告辞。屠龙送他至海滩,只见一只木筏孤零零倚在岸边。二人合力将木筏推入海中,倚天提步跃上,回身朝着屠龙颔首,就待借水离去。屠龙却是忽地想起一事,赶前两步踏入浅水,高声喊道:“倚天!”

这声竟用了内力,于海面上遥遥散开了去。倚天闻声回头,一手接下了屠龙掷来的一只玉盒。木筏转瞬间飘开数丈,他回头望去,只见屠龙立于海岸边朝他挥手,火红袍袖在血红夕阳中格外艳烈。

倚天握住玉盒,朝他遥遥摆手示意。木筏随波逐流,瞬息远去。

海潮下暗涌奔流,水向难测,待到倚天稳住木筏时,冰火岛已经只余下海雾中一片模糊剪影。倚天远眺片刻便收回目光,打开了手中凉如寒冰的玉盒。

盒中赫然躺着一朵重瓣叠艳的青金之昙,澄蓝细瓣映出冰寒光泽,正是最妖娆肆意那一刻。花下压着一张字条,倚天取出看时,赫然是屠龙潇洒锋劲笔触:

“可足偿君桃花一诺?”

倚天注视那字迹许久,微微笑了起来。

你与我,皆不曾辜负那一捧桃花为酿。

-终。-

评论(25)
热度(211)
© Pomogrower | Powered by LOFTER